热门推荐

随便看看

少儿英语培训班关门 家长交的140万学费悬了

2017-11-21 19:54

  一些家长为了能给孩子提供“原汁原味”的英语培训,不惜砸下重金给孩子们报培训班。

  近日,杭城多位“小纽约”少儿英语培训的学生家长致电钱江晚报96068热线楼的“小纽约”少儿英语培训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突然说要关门,这让充了数万元培训费的家长们难以接受。

  一石激起千层浪。事发后,由200余位学生家长组成的团,准备合力讨要说法。在过程中,他们发现事情并非那么简单,其中不仅牵涉到了“小纽约”的老东家新世界教育集团,还有后来接盘的杭州凡思教育咨询有限公司,以及再接手的“皓阔教育”、“弘美教育”……

  让家长无解的是,在经过“转手”之后,他们甚至不知道“小纽约”到底姓啥?目前家长已经选择报警。

  11月17日晚8点,钱报记者来到位于城西银泰D座8楼的“小纽约”少儿英语培训教学点,里面漆黑一团,“OK”字型的门把手上,被一把拴着。

  在过道的另一侧,也是一家培训机构,灯火通明,人来人往。按照往常,周五的晚上,“小纽约”也应该是这番场景。

  借助过道的灯光,透露玻璃幕墙,隐约能看到这间办公场所内情景,教学用具还都一应俱全。

  电梯口,一位穿着西装的小年轻从另外一侧的办公室里走了出来,准备下班回家。“‘小纽约’黄了,不用看了。”年轻人一边看着手机,一边搭话,“前两天还来了,家长们接连几天要找负责人……”

  在一楼大厅,楼层牌上“小纽约”的名字赫然在列。保安说:“他们的东西还在。如果要从大楼内搬出一件东西,都要出具出行单。”

  一位学生家长林林(化名)告诉记者,11月11日那天晚上11点多,一位姓李的老师加了他微信,并组织家长建了群,大意是“老板周博因资金链断裂,‘小纽约’所有课程都要停止”,家长们这才知道。

  金女士也是200余位家长中的一位。她告诉钱报记者,2016年12月4日,她在城西银泰购物时,一位工作人员向她发了一份少儿英语培训的宣。

  “当时正是看中了‘新世界教育’,以前也在他们机构进行过小语种培训,觉得还不错,想想自己孩子五周岁,也可以试着带过来学英语。”金女士告诉记者,后来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去参观了8楼的场地,觉得还挺靠谱的,当场就签订了合同,并分别两次打款,先后共打了1.2万元。

  “按照当初签订的合同,课程要上到2018年6月。”金女士说。目前,包括金女士在内的多位学生家长,已经向机关报了警。

  在采访过程中,钱报记者发现“小纽约”少儿英语培训机构的关系也颇为复杂,在短短一年多的时间内,被层层转手。

  2016年5月,新世界教育在杭州成立小纽约少儿英语培训机构,以线上线下结合,中教外教互补的模式,在城西银泰开班授课,并委托了一家叫“杭州日樱教育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日樱教育”)的公司管理。

  在一份盖有“杭州日樱教育咨询有限公司”公章的情况说明,记者了解到,2017年5月,因新世界教育集团战略调整,决定停止少儿英语项目。

  同月,新世界教育与“杭州凡思教育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凡思教育”)签订转让合同,将“小纽约少儿英语设备、教学核心内容、教学人员、剩余课程等所有相关内容全部转让给凡思教育”。

  后来得知,“凡思教育”只是做了一个“顺手人情”,“小纽约”随后又相继变更“主人”先是“皓阔教育”,后为“弘美教育”。

  在钱报记者采访中,多位家长表示,当初在报这个少儿英语培训机构时,是冲着“新世界”而来,但在“转手”过程中,家长毫不知情。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家长地说:“新世界教育并没有告知我们相关转让事实,也没有提醒我们可能会面临的风险,导致很多家长续报课程,甚至有些家长一续就续了三年,我们认为新世界教育存在。”

  有家长给钱报记者出具了一张当初的入学协议和汇款单。“当初我们是和‘日樱教育’签的合同,收款方却是‘新世界教育’。”

  11月18日上午10点,三四十位家长相约来到新世界杭州学校位于标力大厦的办公大楼,向相关负责人讨要说法。

  当天下午,新世界杭州学校校长胡家燕接受钱报记者电话采访时表示:“就‘转手’一事,我们在整体打包给‘凡思教育’时就已经协定,由‘凡思’方来通知,同时我们也在微信号和网站上进行了公告。”

  胡校长还表示,出现这一状况,他们也表示遗憾,“今天上午也来了很多家长,对于持原有合同的,我们正在登记,目前已有登记了一半以上的信息。在征求家长意见后,争取两周内给出一个答复。”胡校长表示,对于其他一些的情况,家长走法律途径来解决。

  针对有家长提出的“在转手之后,该机构还打着‘新世界教育’的旗号进行招生”一事,胡校长表示,“我们已经启动了相应的法律程序。”

  11月18日深夜,钱报记者通过多方联系,找到了处在漩涡中的“弘美教育”负责人周博,他接受了钱报记者的专访。

  因“小纽约”关张一事,把这位在杭城教育培训市场上摸爬滚打七八年的年轻人推上了风口浪尖。

  “很多家长认为我是骗子,是为了骗钱,卷钱走人。我不回避我犯的错,但请相信我不是为了你们。”电话那头,周博显得有些无奈,他说也希望能把事情的经过说清楚,给及家长一个交代。

  周博告诉钱报记者,2017年4月底,他得知新世界教育集团旗下的小纽约少儿英语培训因亏损想要转让的消息,认为这是个机会。

  “我发现周边竞争机构很多,说明有大量的学生资源,在介绍人的描述下得知小纽约到访量很高但是签约率很低。”当初,周博认为只要提高签单率就可以改变现状,“当时也跟“新世界教育”提了要求,市场人员的完整性和教师团队的稳定。”

  “‘凡思教育’是的,他们负责人是极为信任我的朋友。因为我主业是日语的关系,不方便直接和新世界签约,于是委托他们帮忙签订合同,并把‘小纽约’项目转到了‘皓阔教育’。因‘皓阔教育’的注册地不在拱墅区,后又更改到了‘弘美教育’名下。”

  接下来的事情,让周博有些措手不及。“在交接日当天,也就是2017年5月9日,‘小纽约’员工并不知情要转让及改签劳动合同的事情,为稳定员工,当时也承诺给每个职员提升了工资,但是市场人员都提出了离职。”周博说,5月底有2名地推人员和市场主管相继离职,几天之后,网络专员也纷纷离职,“这对小纽约的经营带来了很大的冲击。”

  随后,他所经营的另一家培训机构“优诺”也出现经营困难,不得不关门营业。原本打算力保“小纽约”,在遇到一系列的资金链恶化后,周博不得不关掉了“小纽约”。

  “我没认为公司倒闭就可以不认退费,我不追究前面相关人员的责任,我一人做的停业决定无论过程怎样,我要对造成的负责。”周博有些激动地说,“目前我的确没有能力来解决退费问题,但只要让我工作给我时间,哪怕10年20年我都愿意来补偿。”

  他说;“家长可以起诉我,我什么都可以承认,只是不希望大家认为我是在骗钱,圈钱。”

  据钱报记者了解,涉及退费的大约有140多万,现在家长已经向杭州机关和市场监管部门报了案。